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1例 无新增本土病例


此外,东京都4月4日新确诊118例,单日新增首次超过100人,其中81人无法确认感染路径,累计确诊891例,是日本确诊人数最多的地区。

桂勇回忆说,火蔓延的速度加快,烟有两三层楼高。火势一大,打火队的吹风机不敢开,只能灭小火。

扑火队员的行李、帐篷背包以及扑火工具都还在大巴车上,司机邱富伟一个人开着车将这些东西运回了宁南县。

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整夜都在协助政府人员动员大家撤离。有的人不愿意走,他们觉得火势烧不到房子上,也有的想去牵牛、牵羊,收拾贵重物品,王建富跑了五六趟,强行把他们拉到班车上。“政府派了一百多辆班车,来回运送。我们有22个人一家一户地清点人数,一夜算下来,一共撤走了869人。”

当日下午3点多,他正在其辖区的老狼窝山顶巡逻,那里是附近最高的山头,能清晰地看见其他山头的情况。“几公里之外,马鞍山村所在的西面山体,大概是村委会附近的一个砖厂再往上的位置,冒出了浓烟。那天刮的是北风,烟很快就漫上山顶了。”

李晖介绍,马鞍山有4名岗哨员,按照程序,发现火情后,直接上报给村长或者支书,再由村里报警。后来,村支书带人上去救火,但火势太大,怎么也灭不掉。

参与山林防火多年的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坟烧纸、点香是引发火灾的重大隐患之一。在马鞍山村,到山里上坟必须在关口登记。4名岗哨员轮流看守几个关口,西昌市及乡镇的工作人员也会轮流督查。“只要经过,不管是不是上坟,都要检查、登记。”

这21人中,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,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,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13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869人,重症病例减少36例。

护林23年的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是最早发现起火的人员之一。